• <nav id="uguwc"><strong id="uguwc"></strong></nav>
  • <nav id="uguwc"></nav>
  • <menu id="uguwc"><tt id="uguwc"></tt></menu>
  • 【導語】“光峰”與“極米”等的進擊,推動全球投影產業格局進入變革深水區
    搜 索

    大變革的時代:投影市場三場大戰

    來源:投影時代 更新日期:2021-04-14 作者:蕭蕭
    分享到:
    第281期

        每一個產業都有自己必然要面對的命運:無論是前朝既得利益者,還是后代的新起之秀,只要產業還在自由競爭的框架下,就沒有“永恒的大事”——除了不斷的變革這一唯一永恒點。投影機產業也不例外。

        近年來,在投影新光源技術、短焦距技術、智能應用技術等創新支撐下,投影產業、特別是國內市場發生了“敘事方式”和“參與主體”的巨大結構性變化。典型案例是本土創新企業“光峰”與“極米”登錄科創板IPO。這代表了一種新的“獲得更高層面資本認可的”投影力量正在快速成長。

        而且,這種快速成長已經到達引發一系列行業質變。例如2020年的汞燈投影“收成”減半,除了疫情的影響、液晶平板的競爭外,更多就來自于“新技術+新品牌”的“新崛起”。更為重要的是,這種“新崛起”趨勢已經進入“最終決戰時刻”!

        從內到外”,創新品牌火力全開

        3月26日晚間,峰米科技母公司光峰科技(688007.SH)發布最新公告稱,峰米科技對全資子公司Formovie Limited增資400萬美元,增資資金用于認購WeCast Technology Corp.(以下簡稱“WeCast”)51%的股權。增資這家北美公司目的何在?至少是期望北美市場的進一步突破——光峰科技核心的激光熒光色輪技術是其創始人李屹在美國學習工作期間始創的靈感,后再我國深圳落地深根,成長為投影新顯示中全球最壯的一棵大樹:現在光峰正在全面的殺回北美市場。

    大變革的時代:投影市場三場大戰

        優秀的“中國創新”不可能永遠只在國內市場跟國際巨頭博弈。近年來,光峰不斷布局海外市場,從工程到家用的走出去步伐不斷擴大。與此相似的,海信激光電視也積極拓展海外渠道市場、小米投影借助光峰的代工也快速走向國際市場、極米此前已經打入日本投影圈,本年度IPO后重大的方向之一也是拓展國際市場。

        新秀崛起品牌與傳統投影巨頭的競爭,從國內到全球,這一趨勢已經成型!”行業人士指出,過去傳統投影品牌還能說“外國市場總歸比中國市場大,不值得為中國市場改變產品線和創新節奏”,但是“這一套路以后恐怕不靈光了”。

        尤其是看到激光工程、激光電視等領域的創新,帶來嶄新的消費增長、特別是LED智能投影在國內市場的“帶量之王作用”,投影產業鏈中上游廠商已經達成共識:“誰能為產業真正帶來增長,就最大力度支持誰”。在這一背景下,國內創新投影企業走向國際市場,不僅是這些終端品牌的“訴求”,也是整個“投影上中下游產業鏈的共識”,尤其是TI這樣掌握核心光閥、決定每個品牌究竟能“產出多少投影機”的關鍵企業,也會更愿意看到“真正的市場增量”。

        事實上,傳統投影機的國際品牌,在新市場開拓上非常保守、在新技術應用上速度很慢、對既得利益的迷戀,使得一些品牌“墮落成行業革命中的,腐朽對象”。這種局面,結合交互平板不斷蠶食全球商教投影規模的背景下,國際產業鏈形成“上下游新選擇”、形成“轉向合力”并沒有決策壓力。

        已經占領國內投影市場絕大部分份額,包括最高到數字放映系統四分之一天下(光峰)后,指望本土企業被圈在大陸市場,是不明智的!”國際化突圍,這輪新秀品牌投影發展新階段,與傳統國際勢力,在國際市場這個行業主戰場的“掰手腕”大戰,必然重塑整個產業的未來格局。

        從商到家”,主體市場之爭升級

        如果要說近5年,國內投影行業最大的變化是什么,很多人的答案一定是:投影產業最大的細分市場易主——即,從商教市場占產業主體,到家用占產業主體的變革。

        特別是2020年,國內投影市場整體萎縮一成:但是本質卻是商教市場萎縮4成——家用市場還在持續擴張。“LED智能投影、標準家庭影院投影、激光電視”等大家用板塊,全面力壓“工程、數字電影機、商務和教育投影”的局面已經出現。

    大變革的時代:投影市場三場大戰

        而且,“新的家用市場”基本都屬于創新品牌。2020年汞燈家投市場迎來“大變革”,第一次銷量規模低于激光類產品,同時全年市場規模一年就下降了5成——事實上,從2015年到今天,包括專業家庭影院和娛樂投影在內,汞燈家用機型的銷量已經從四五十萬臺,下降到2021年預期的數萬臺、乃至更少而已。同時,LED智能投影、激光電視等銷量規模,則從十余萬臺,上升到“2021年奔向350-400萬臺”的新目標。

        上文綜述的這些口舌,就是要說明一個道理“投影產業的主體究竟是什么”?這個問題5年前的答案是“大商用”,今天的答案則是新技術的“家用+工程”——更為重要的是,本土創新企業的優勢基本集中在新技術的“家用+工程”兩條線上,并以此為基礎,1.拓展國際市場、2.包圍并滲透商教領域。

        相反,傳統品牌們則更依賴于“大商用”板塊、特別是對落后的汞燈技術擁有依賴、對國際市場規模擁有依賴,且對交互平板等新興商教顯示應用的崛起“感受頗痛”。“過去5年,傳統品牌不僅錯失了‘技術線的升級’、也錯失了‘家用線的擴張’、還在國內市場丟失了很大一部分‘工程線’的優勢、并疊加了‘商教線’的競品替代與本土品牌競爭……”在行業專業人士看來,傳統投影巨頭“過去5年表現”沒有戰略性的建樹,基本以戰略失誤為主的事實已經沒有爭議。

        這樣背景下,投影市場主體從“大商用變成大家用”不僅僅是“市場側重”的更迭,更成了品牌地位的更迭、成為了行業實力的重新劃分……進而,當這種影響,伴隨本土創新品牌國際化的進步與發展,成為了全球市場“新舊品牌的命運與生存之戰”。

        巨頭們有實力去想著‘后發優勢’,但是,一旦這種以靜制動變成‘厚而不發’——那么其所謂巨頭優勢也就無從談起。”在更廣闊的新舊品牌國際競爭之路上、在“家用這個新主體市場中”,傳統巨頭必須從“睡著了的狀態”中及時蘇醒過來,否則就將是“性命之憂”。

        母市場力量”,投影行業的新規則

        光峰李屹博士激光顯示技術的創想是在美國開始的,但是李屹博士的夢想和創造,只有在中國才能成為“產品”、才能創造實現其社會價值。這背后的原因是什么?也許有美國投資界“慧眼不識珠”的原因。但是,更多的卻是全球“投影產業鏈”格局決定的。

        從傳統投影市場角度看,全球投影產業鏈主體在日本和我國臺灣地區。歐美市場僅保留部分高端市場品牌。10年前,“日臺投影為歐美市場服務”,是投影產業的“基本面貌”和“核心格局”。

    大變革的時代:投影市場三場大戰

        但是,2020年,全球千萬臺投影銷量,四百多萬在我國大陸市場。這些銷量中,絕大部分是大陸地區新崛起的技術創新產品和新秀品牌——僅僅依靠我國大陸市場,本土投影創新界,就已經成為日本、我國臺灣地區之外的“投影新一極”。如果進一步考慮,臺灣系和日本系投影品牌也在國內大陸市場活躍,產品中游產業鏈在我國大陸地區擁有不小的布局,我國大陸地區可以說是“除了上游光閥外,基本成為市場與供給雙NO.1”的投影市場。

        這一變化的全球影響是什么呢?臺灣系品牌和資本主導下的投影企業,“缺乏母市場”實力;日本系品牌的“日本國內母市場規模不夠大”、且在日本經濟低迷、人口負增長、老齡化日益嚴重的背景下,未來其本土市場規模,顯然無法支撐日系巨頭的“全球野心”。而,國內本土品牌們,則擁有全球第一大供給與第一大消費市場作為母體,持續提供其全球創新與崛起的“血液”:用業內人士的話說,這是天然的“不公平”競爭。

        這種母體市場的力量,就是光峰激光顯示創新萌芽于美國,卻最終在國內生根落地成長為大樹的原因之一。這也是為何全球市場,只有中國大陸區域誕生了一批新的投影品牌巨頭的原因。這種“全球最重要的投影市場”的影響,究竟會有多深刻,也是有海外案例可見的:例如,2021年麥克賽爾投影,即原日立投影表示,在2021年9月底之后,麥克賽爾牌投影機將只保留中國、韓國以及日本本土市場業務,全球其他區域性市場將全面退出。

        市場就是話語權!“國內市場已經8萬塊熒幕,作為數字放映市場的玩家之一,索尼即便在商教市場面的交互平板崛起而收縮戰線,難道它會對此第一大、且增量第一的國內數字放映市場‘無動于衷’嗎”?行業人士分析指出,“國內市場這塊肉,現在吃起來硌牙——因為本土品牌崛起了,競爭太激烈;但是不吃的話,不僅自己元氣有損,還會成為被動給對手的全球競爭提供彈藥的選擇”。

        再這樣的局面下,事實已經證明,此前5年傳統投影品牌,應對本土新秀崛起的“戰略”是“糊涂和愚蠢”的。“惡果已經形成”!尤其是對臺系這個將我國大陸地區一直視為“母市場”的品牌陣營而言,這是“難以原諒”的戰略性失誤。對于一衣帶水的日系陣營而言,也是“重大的戰略挫折”——就這樣眼巴巴看著對手的做大做強,卻沒有用實力去反擊:國際傳統投影品牌,應對我國的大陸地區市場和新秀品牌、創新技術崛起的“反饋”多數僅僅局限在“中國區總經理”層面,根本上不了集團戰略層面,這回成為其“終生之痛”。

        反而觀之,歐美系品牌卻更為“靈活”。如平達成為利亞德的子品牌、巴可與光峰的深度合作……等等。

        當然,也許有人還有這樣的觀點:日系投影在光學技術積累、自主光閥技術上依然有優勢;同時,臺系投影與美國有特殊關系、更容易獲得TI的支持……但是,這個設想的結論無非就是“核心上游廠商”會替終端品牌打壓我國本土投影企業。這種設想有兩個問題:1.對于上游部件企業而言,下游采購者是誰并不太重要,重要的是采購規模——這方面,我國創新企業的市場成長能力有目共睹。2.如果光閥被卡脖子,國內光閥企業豈不是要笑翻天——慧新辰自主研發的LCOS光閥,最缺乏的就是“用戶”,企圖卡脖子的結果往往是失去卡脖子的能力。尤其是在本土企業已經表現出可能突破光閥技術瓶頸的關鍵時刻,是去主動卡終端品牌的脖子,還是通過拉攏終端品牌卡中國上游光閥創新者的脖子,這是一個“生存與毀滅式的‘莎士比亞戲劇性’選擇”。

        15年前,臺系投影陣營也曾成功開發LCOS光閥。但是,面對美日上游光閥企業的策略壓力,最終以失敗告終。其原因在于臺系投影陣營缺乏母市場創新空間,同時也證明投影光閥不是不可逾越的技術瓶頸。過去5年,激光投影、激光電視、LED智能投影,在我國大陸地區的成功崛起,證明了這個母市場能力理論的戰略價值。現在,估計國際上游光閥巨頭,不會在這件事上再犯戰略性錯誤:將我國大陸地區這個全球第一大的投影產業市場,推給我國本土創新光閥企業,是最不明智的選擇。事實上,慧新辰LCOS的可行性放在那里,不用真正商品化,已經對全球投影產業上游核心供應鏈,產生核彈級的戰略平衡力。

        所以,不要忽視“母市場”這個戰略規律。這不僅是影響終端品牌實力的重大因素,也是影響上游市場供給安全與平衡的話語權,更是在日系、我國臺系和我國大陸創新品牌競爭中,最重要的實力砝碼之一。因此,不僅是海外市場,傳統投影品牌如何與我們的本土創新品牌競爭、家用或者新光源等新市場傳統品牌如何與本土創新企業較量等戰斗會很激烈;現在,在我國的大陸地區這些傳統投影企業如何與我們本土新秀品牌較量,也是一場不可能輕松完結、并已經全面升級的戰斗。

        綜上所述,本土投影創新產品和品牌的成長,已經進入國際化輸出創新正能量的新階段。這將激化我國大陸市場的新舊品牌之爭、新技術和新應用市場新舊品牌之爭,并將這種競爭擴張到全球投影市場——以此構成的投影產業全球格局三大戰役,已經正式開打,并將成為決定未來投影行業全球品牌格局的最大變數!

    視觀察

    中國互聯網唯系統關注高端視聽影像產業發展根本規律的新聞欄目
    快速評論
    驗證碼: 看不清?點一下
    發表評論
    廣告聯系:010-82830253 | 010-82755685 手機版:m.pjtime.com官方微博:weibo.com/pjtime官方微信:pjtime
    Copyright (C) 2007 by PjTime.com,投影時代網 版權所有 關于投影時代 | 聯系我們 | 歡迎來稿 | 網站地圖
    返回首頁 網友評論 返回頂部 建議反饋
    无遮挡十八禁在线视频 - 视频 - 在线观看 - 影视资讯 - 品赏网